浙江龙港撤镇设市 试水城镇化建设新模式


?

标签主题:撤出城镇,城市化与发展,龙岗镇,权力扩张,特大城镇,城镇供水,水质检测,新的经济增长点,小型马车

创新之路

龙岗镇撤离有望被复制为新型城镇化建设的模板,为新型城镇化建设提供更多成功经验,并为新型城镇化发展创造新的经济增长点。

最近,浙江省温州市苍南县“龙岗镇”正式升格为“县级龙县市”。龙岗市没有乡镇街道,直属浙江省管辖,由温州市托管。这意味着,在2017年恢复“撤县”之后,期待已久的“撤市”终于开始了。

从镇到县级城市,不仅提升了行政管理水平,而且从“乡镇”到“市级”的飞跃标志着中心镇和县级城市管理权的转变,标志着大城市图案。更改。

在中国,镇级城市并不是一个奇怪的概念,但是在中国新型城市化的下半年,城市化的中心已经从“中小城镇”转移到“中心城市,大都市区和城市群”。 “拆迁建市”具有改革的新意义和现实意义。

根据中国城市改革发展研究中心的分析,浙江将拆除15个县,并将27个特大城镇升级为县级城市。所谓“特大城镇”,首先必须具有人口大,财政收入高,工业量大的特点。以苍南县龙岗市为例,2011年常住人口达到39.6万人,已达到中国I型小城市的水平。原始的镇级行政框架和城市发展规划管理与此不符。这也是龙岗镇带头“搬镇建市场”的重要因素。

在当前的行政体制下,镇级权力相对有限,大多数行政权力集中在县和市级。通过“搬迁城镇”,可以下放权力,财政权力和土地使用权,使大型城镇可以在城市规划,产业升级和体制改革方面取得重大突破。

通过“拆城建市”减免财权,不仅可以解决下半年城市化的困境,而且可以有效解决地方政府在资金和土地利益上的纠纷。而且,“城市发展”背后具有更大的发展意义,这是吸引经济增长的新活力。 “特大城市”的瓶颈在于“小马车”。与城市相比,这些“特大城镇”大多不发达,基础设施建设和城市发展尚未饱和,工业集聚和房地产开发也未饱和。程度还不够。行政级别一旦提高,将有效地刺激该地区的需求,吸引聚集的因素,促进工业发展,并进一步促进行政区域的经济增长和劳动就业。

值得注意的是,“拆迁建市”的城市化并不是盲目扩大城市规模或从事工业建设。改变农民户口并不是城市化的最终目标。

多层次,多模式并存的逐步市场建设体系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少虚假城市化的发生,例如采取撤县,建市,市镇三种方式。渐进式转型。但是,值得注意的是,这种渐进的“权力扩张”模式必须以不限制城市发展为前提。这不仅需要定义统一的政策,还需要根据实际情况做出更合理的判断。

以温州龙岗的扩张为例,2009年,龙岗作为试点,扩大了土地使用权,财务控制权,行政审批权和交易管理权。两年后,它进一步探索了土地权,金融权和权力。相关扶持政策,但这种权力的扩张并不能使龙岗镇形成具有自治权的稳定机制,也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龙岗镇的城市发展问题,因此具有当前的“撤市”权。龙岗已经通过“搬迁城镇和建立市场”明确了相关的权力和责任,并在某些必要领域拥有自治权,至少在权力方面。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提出“应稳步增加一些中小城市,以建立非县级政府居住城市”。深化全国范围内的新型城市化进程。在从浙江龙岗成功取水后,有望将其复制为新的城市化建设的模板,从而提供更多的新的城市化建设。更多成功的经验为新型城市化的发展创造了新的经济增长点。

□周闵禾(财经评论人)

转载,请保持本文链接:

关于我国建筑工程企业合同管理法律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