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冲与陆谦:三观不同的朋友,还是早点绝交吧


  格上理财2天前我要分享

  

  

  作者:读史君

  来源:读史(ID:dushi818)

  林冲与陆谦的关系,在最后风雪山神庙时,林冲已说的很清楚了。

  林冲喝道:“泼贼,我自来又和你无甚么冤仇,你如何这等害我?正是杀人可恕,情理难容!”

  陆虞侯告道:“不干小人事,太尉差遣,不敢不来。”

  林冲骂道:“奸贼,我与你自幼相交,今日倒来害我,怎不干你事?且吃我一刀!”

  这说明林冲与陆谦,不但是朋友,而且是发小的朋友。

  但是陆谦害起发小林冲来,却没有哪怕一丢丢的犹豫。

  高衙内看上林娘子后,为了调开林冲,就想到了陆谦,让他请林冲到酒楼喝酒,并趁机把林娘子骗到家中,以满足花花太岁的淫欲。陆虞侯呢?“只要小衙内欢喜,却顾不得朋友交情。”后来更是出了把宝刀卖给林冲,让林冲误入白虎堂的灭杀之计。

  这就说明,陆谦这货的人品绝对有问题,虽然他和林冲是发小的朋友,虽然豹子头林冲在面对上司时软得扶不上墙,但像这种大损阴德,祸害朋友的事,林冲是绝对做不出来的。

  何况,就算是考虑对自己的上司不好违抗,但做人的品德与良知多少是要有一点的,即便是顾虑到一点点朋友之情,多少给林冲提个醒,何至于最后在山神庙吃林冲那一碗“板刀面”。

  陆谦这货不但做了祸害朋友的事,而且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花样翻新地要致林冲这个发小于死地。虽然有高俅父子的授意,但这样积极主动的祸害朋友的人,只能说陆谦这货的三观,绝非普通吃瓜群众所能理解。

  和他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鲁智深。陆谦和林冲是发小的朋友,而鲁提辖与林冲不过是萍水相逢的朋友,但因意气相投,在野猪林林冲就要嗝屁时如复联英雄般出现拯救了地球——哦不,拯救了林冲。

  

  当然,鲁智深是《水浒传》中最后杭州成佛的荒野大豪侠,思想觉悟决非一般人可比,但即使与一些小人物比,陆谦卑劣的品格与扭曲的三观,也是如爬虫般存在的。

  比如,那个在沧州草料场开小酒馆的李小二,他和林冲的关系只是“这李小二先前在东京时,不合偷了店主人家财,被捉住了,要送官司问罪,却得林冲主张陪话,救了他,免送官司;又与他陪了些钱财,方得脱免。京中安不得身,又亏林冲赍发他盘缠,于路投奔人”。

  这样的小小恩情,小二却牢记在心,在沧州遇上林冲后,不但对林冲生活上多有照顾,更是在陆谦和富安在他酒店密谋时,及时提醒了林冲,使林冲提前有所警惕。陆谦和他比,也是大为不如的。

  陆谦的卑鄙程度,在他密会董超薛霸谋害林冲时最为显露。陆谦大喜道:“还是薛端公真是爽利!明日到地了时,是必揭取林冲脸上金印回来做表证,陆谦再包办二位十两金子相谢。专等好音,切不可相误!”

  宋朝的规矩,发配犯人时,要在面部刺字,注明犯人姓名、发配地方等等,陆谦的意思是要董薛二人杀了林冲后,将林冲那块刺文脸皮割下,验明正身。

  残酷如此,这尼玛就真不是朋友了,这是冤家了!

  这样的朋友,林冲不知为什么瞎了自己的钛合金狗眼,和他相交数十年。

  谚云:“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林冲与他自小朋友,却看不出来陆谦是这样的鸟人吗?似乎不大可能。最大的可能,是林冲早知陆谦的卑劣,知道他不是个玩意儿,但那是对别人,相信不会害自小玩大的朋友。

  林冲与陆谦的交情,高衙内的跟班富安说的很清楚,“门下知心腹的陆虞侯陆谦,他和林冲最好”。

  他在知道陆谦和林冲交情最好的情况下,却放心大胆的安排陆谦去害林冲,可见陆谦在平时也不是没有露出过利欲熏心,为人卑鄙的本来面目,而林冲就对此毫不知情?

  当然不可能,他们相交数十年,林冲怎会对此一无所知?所以,只有一点可以解释,那即是林冲太相信朋友间的感情,以为虽然陆谦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看在数十年发小的感情上,他是不会对自己怎样的。

  一句话,林冲他太高估小人的品德了。

  

  看看陆谦在得知祸害林冲计划后的表现,“陆虞候一时听允,也没奈何;只要小衙内欢喜,却顾不得朋友交情”。

  一时就听允了,没有丝毫犹豫!

  在陆谦这种人看来,朋友就是用来出卖的,只是看价钱到不到位的问题,价钱一到位,他是不会丝毫顾虑的。

  林冲的想法,不能说错,但要看对象,其实以林冲的为人,他是不及鲁智深这种为侠义赴汤蹈火的大侠的,他甚至是不如受人滴水之恩就涌泉相报的李小二的。

  看小二是如何对待已成囚犯的林冲的:

  李小二就请林冲到家里面坐定,叫妻子出来拜了恩人。两口儿欢喜道:“我夫妻二人正没个亲眷,今日得恩人到来,便是从天降下。”

  林冲道:“我是罪囚,恐怕玷辱你夫妻两口。”

  李小二道:“谁不知恩人大名?休恁地说。但有衣服,便拿来家里浆洗缝补。”

  当时管待林冲酒食,至夜送回天王堂。次日又来相请,因此林冲得店小二家来往,不时间送汤送水来营里,与林冲吃。

  知恩图报,火热心肠,而林冲开始时却是胆小怕事,受陷害后甚至要与林娘子离婚,以示对高家的低头。

  但软弱如林冲,也不会害人,尤其不会害朋友。这是林冲做人三观的底线,他和陆谦这种人做朋友,尤其是做交心的朋友,注定是悲剧。

  林冲做人很不幸,做教头时遇到陆谦,做强盗时遇到王伦。从后来他火拼王伦时的决绝可以看出,他对陆谦事件的反思,真是三观不同的人,不必强扭在一起,尤其不必强扭在一起做朋友,哪怕他是你的发小!

  林教头风雪山神庙一节,也算《水浒传》的名篇了,林冲的怒火夹杂了多种复杂情绪,退无可退的决绝、被最好发小朋友背叛的怒火、对林娘子的自责、对自己曾经的愚蠢的后悔与愤怒、对高俅父子切齿刻骨的仇恨……

  而如果他和那个三观卑劣的陆谦不是朋友,也许这一切就可以避免了。

  三观不同的朋友,还是早点绝交好了!

  格上财富:在基金业协会登记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十年深度研究,甄选阳光私募、PE/VC、海外基金等高端理财产品,为您的资产增值保驾护航!

  

  收藏举报投诉

  

  

  作者:读史君

  来源:读史(ID:dushi818)

  林冲与陆谦的关系,在最后风雪山神庙时,林冲已说的很清楚了。

  林冲喝道:“泼贼,我自来又和你无甚么冤仇,你如何这等害我?正是杀人可恕,情理难容!”

  陆虞侯告道:“不干小人事,太尉差遣,不敢不来。”

  林冲骂道:“奸贼,我与你自幼相交,今日倒来害我,怎不干你事?且吃我一刀!”

  这说明林冲与陆谦,不但是朋友,而且是发小的朋友。

  但是陆谦害起发小林冲来,却没有哪怕一丢丢的犹豫。

  高衙内看上林娘子后,为了调开林冲,就想到了陆谦,让他请林冲到酒楼喝酒,并趁机把林娘子骗到家中,以满足花花太岁的淫欲。陆虞侯呢?“只要小衙内欢喜,却顾不得朋友交情。”后来更是出了把宝刀卖给林冲,让林冲误入白虎堂的灭杀之计。

  这就说明,陆谦这货的人品绝对有问题,虽然他和林冲是发小的朋友,虽然豹子头林冲在面对上司时软得扶不上墙,但像这种大损阴德,祸害朋友的事,林冲是绝对做不出来的。

  何况,就算是考虑对自己的上司不好违抗,但做人的品德与良知多少是要有一点的,即便是顾虑到一点点朋友之情,多少给林冲提个醒,何至于最后在山神庙吃林冲那一碗“板刀面”。

  陆谦这货不但做了祸害朋友的事,而且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花样翻新地要致林冲这个发小于死地。虽然有高俅父子的授意,但这样积极主动的祸害朋友的人,只能说陆谦这货的三观,绝非普通吃瓜群众所能理解。

  和他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鲁智深。陆谦和林冲是发小的朋友,而鲁提辖与林冲不过是萍水相逢的朋友,但因意气相投,在野猪林林冲就要嗝屁时如复联英雄般出现拯救了地球——哦不,拯救了林冲。

  

  当然,鲁智深是《水浒传》中最后杭州成佛的荒野大豪侠,思想觉悟决非一般人可比,但即使与一些小人物比,陆谦卑劣的品格与扭曲的三观,也是如爬虫般存在的。

  比如,那个在沧州草料场开小酒馆的李小二,他和林冲的关系只是“这李小二先前在东京时,不合偷了店主人家财,被捉住了,要送官司问罪,却得林冲主张陪话,救了他,免送官司;又与他陪了些钱财,方得脱免。京中安不得身,又亏林冲赍发他盘缠,于路投奔人”。

  这样的小小恩情,小二却牢记在心,在沧州遇上林冲后,不但对林冲生活上多有照顾,更是在陆谦和富安在他酒店密谋时,及时提醒了林冲,使林冲提前有所警惕。陆谦和他比,也是大为不如的。

  陆谦的卑鄙程度,在他密会董超薛霸谋害林冲时最为显露。陆谦大喜道:“还是薛端公真是爽利!明日到地了时,是必揭取林冲脸上金印回来做表证,陆谦再包办二位十两金子相谢。专等好音,切不可相误!”

  宋朝的规矩,发配犯人时,要在面部刺字,注明犯人姓名、发配地方等等,陆谦的意思是要董薛二人杀了林冲后,将林冲那块刺文脸皮割下,验明正身。

  残酷如此,这尼玛就真不是朋友了,这是冤家了!

  这样的朋友,林冲不知为什么瞎了自己的钛合金狗眼,和他相交数十年。

  谚云:“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林冲与他自小朋友,却看不出来陆谦是这样的鸟人吗?似乎不大可能。最大的可能,是林冲早知陆谦的卑劣,知道他不是个玩意儿,但那是对别人,相信不会害自小玩大的朋友。

  林冲与陆谦的交情,高衙内的跟班富安说的很清楚,“门下知心腹的陆虞侯陆谦,他和林冲最好”。

  他在知道陆谦和林冲交情最好的情况下,却放心大胆的安排陆谦去害林冲,可见陆谦在平时也不是没有露出过利欲熏心,为人卑鄙的本来面目,而林冲就对此毫不知情?

  当然不可能,他们相交数十年,林冲怎会对此一无所知?所以,只有一点可以解释,那即是林冲太相信朋友间的感情,以为虽然陆谦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看在数十年发小的感情上,他是不会对自己怎样的。

  一句话,林冲他太高估小人的品德了。

  

  看看陆谦在得知祸害林冲计划后的表现,“陆虞候一时听允,也没奈何;只要小衙内欢喜,却顾不得朋友交情”。

  一时就听允了,没有丝毫犹豫!

  在陆谦这种人看来,朋友就是用来出卖的,只是看价钱到不到位的问题,价钱一到位,他是不会丝毫顾虑的。

  林冲的想法,不能说错,但要看对象,其实以林冲的为人,他是不及鲁智深这种为侠义赴汤蹈火的大侠的,他甚至是不如受人滴水之恩就涌泉相报的李小二的。

  看小二是如何对待已成囚犯的林冲的:

  李小二就请林冲到家里面坐定,叫妻子出来拜了恩人。两口儿欢喜道:“我夫妻二人正没个亲眷,今日得恩人到来,便是从天降下。”

  林冲道:“我是罪囚,恐怕玷辱你夫妻两口。”

  李小二道:“谁不知恩人大名?休恁地说。但有衣服,便拿来家里浆洗缝补。”

  当时管待林冲酒食,至夜送回天王堂。次日又来相请,因此林冲得店小二家来往,不时间送汤送水来营里,与林冲吃。

  知恩图报,火热心肠,而林冲开始时却是胆小怕事,受陷害后甚至要与林娘子离婚,以示对高家的低头。

  但软弱如林冲,也不会害人,尤其不会害朋友。这是林冲做人三观的底线,他和陆谦这种人做朋友,尤其是做交心的朋友,注定是悲剧。

  林冲做人很不幸,做教头时遇到陆谦,做强盗时遇到王伦。从后来他火拼王伦时的决绝可以看出,他对陆谦事件的反思,真是三观不同的人,不必强扭在一起,尤其不必强扭在一起做朋友,哪怕他是你的发小!

  林教头风雪山神庙一节,也算《水浒传》的名篇了,林冲的怒火夹杂了多种复杂情绪,退无可退的决绝、被最好发小朋友背叛的怒火、对林娘子的自责、对自己曾经的愚蠢的后悔与愤怒、对高俅父子切齿刻骨的仇恨……

  而如果他和那个三观卑劣的陆谦不是朋友,也许这一切就可以避免了。

  三观不同的朋友,还是早点绝交好了!

  格上财富:在基金业协会登记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十年深度研究,甄选阳光私募、PE/VC、海外基金等高端理财产品,为您的资产增值保驾护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