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绩下滑 葡萄酒到底怎么了?


  在资本市场上,与白酒——“茅台破千,五粮液破百,白酒股整体呈上升趋势”的夺目耀眼不同的是,国产葡萄酒在酒业板块的表现显得有些令人尴尬。

  Vinexpo/IWSR(国际葡萄酒及烈酒研究所)在今年三月上海联合发布了《2017至2022年全球葡萄酒市场现状和未来趋势预测报告》。报告中的最新行业预测数据显示,到2022年,全球葡萄酒消费有望突破2070亿美元,整体葡萄酒市场将呈现精品化趋势,起泡酒增长趋势优于静止酒,各国烈酒最大消费市场仍在本地,而中国市场未来5年将继续受到进口葡萄酒的强烈冲击。

  这样的预测并不是空穴来风。众所周知,葡萄酒作为舶来品,无论是从文化历史、酿造工艺,还是从产区发展、营销管理,国产葡萄酒都较落后于国外葡萄酒行业。因此,在普遍消费者心目中,国产葡萄酒总是带着一股“乡土气息”,显得不那么醇正。

  如今,虽然随着中国国力日益强大,中国制造逐渐成为一种品质的标签,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开始试着接受国产葡萄酒,国产葡萄酒也经历过几段辉煌。但是,进口葡萄酒的冲击力也在与日俱增,再加上国产葡萄酒发展正在面临着结构调整阶段,连续六年的产量下滑,表明了国产葡萄酒的日子并不好过。截止今年上半年,国产葡萄酒的产量依旧处于下滑阶段。

  6月17日,国家统计局发布2019年度1~5月酒类产品产量情况统计。报告期内,葡萄酒累计生产20万千升,同比下滑22.5%。其中,2019年5月,葡萄酒产量3.5万千升,同比下滑14.6%。值得关注的是,这已是国产葡萄酒连续三月出现两位数下滑。2019年3月、4月,国产葡萄酒当月产量分别为3.4万千升、2.8万千升,同比下滑22.7%、26.3%。

  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可以得知2018年1~12月,我国规模以上葡萄酒企业有212家,其中亏损企业48个,企业亏损面为22.64%。1~12月,规模以上葡萄酒企业累计完成销售收入288.51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下降9.51%;累计实现利润总额30.63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下降9.46%;亏损企业累计亏损额2.26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77.97%。这足以体现出2018年国产葡萄酒的酒整体销量不畅。但有数据显示,截止2018年仅宁夏产区在建酒庄就不少于200座,建成86座,大量的国产葡萄酒庄仍未进入“规模以上”,缺乏资本市场的撬动和输血。也从另一方面说明,在雄厚的资金下,酒庄模式在中国仍相对脆弱。

  一个产业问题的解决与发展离不开产业龙头的带动。中国白酒之所以能够不断取得良好的业绩,龙头酒企的带头引领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而身为葡萄酒行业中的佼佼者,张裕、王朝等葡萄酒企业的发展现状代表了整个葡萄酒行业的发展。那么,从2018年到2019上半年,这些企业的发展现状又是如何的呢?

  股市表现不佳,

  龙头业绩持续下滑

  

  公司上市往往是企业扩大发展的重要战略步骤。因为公司上市可以利用证券市场进行筹资,广泛地吸收社会上的闲散资金,从而迅速扩大企业规模,增强产品的竞争力和市场占有率。就国际经验来讲,全球重要知名企业皆为上市公司。

  纵观国产葡萄酒行业,国内股票主板中以张裕A为首的大部分葡萄酒股份业绩都呈现出下滑的趋势。

  其中张裕作为国产葡萄酒行业的老大,这几年业绩增长乏力。虽然在2018年保持着上增趋势,但是营收与利润的增减率均低于5%,相比于2017年增速有所降低,尤其是在2019年第一季度中,张裕葡萄酒业绩为16.7亿元,比上年同期增减为-7.57%,净利润为4.56亿元,比上年同期增减为-4.81%,营业收入与利润统统负增长。之所以造成营收下滑,张裕方面表示:一是聚焦大单品,上调价格,市场有承压过程;二是产品老化,市场集中,呈现下降趋势;三是进口酒销售政策拖累整体;四是人员调整造成一定负面影响。

  莫高股份与张裕业绩情况相似,也由2017年营收与利润分别增速为6%和18%下降为2018年的2%和13%。同样2019年一季度的营收业绩遭到亏损。而通葡虽然营业收入增长率最高,净利润显示却亏损惨重;另外通天酒业营收与利润有下降无亏损,但一直处于停牌状态。

  国内主板块葡萄酒上市公司业绩不甚理想,在港交所上市的王朝、怡园、中粮长城三家公司情况也不容乐观。作为国产葡萄酒三巨头之一,王朝从2005年上市至今也有14年了,却在资本市场发展一直不顺。2012年以来,在先后经历了停牌调查、高层震荡、低价甩卖名庄酒等事件之后,王朝酒业雄风不再。在停牌6年多后,王朝在7月29日宣布复牌,但截至当日收盘,王朝酒业收报0.69港元,股价大幅下跌52.08%,市值仅8.61亿港元。而这些年的停牌也给王朝带来了不小的挫折,由2012年的营收11.54亿港元走低至2018年的3.45亿港元,整体营收锐减8亿港元。而之所以开盘遭遇如此大幅度下跌,或许和这六年间王朝迟迟不发年度报告,投资者难以得到公开透明的信心,自然对其股票的信任度急速降低。

  而至于和张裕、王朝声名并列的“好兄弟”中粮长城在2017年被剥离出中粮集团旗下的上市公司中国食品后,一直没有作为独立个体再次上市。众所周知,公司上市意味着这个公司经营状况良好,且盈利能力强,经营能力得到市场的认可。公司业绩、经营的好坏也统统体现在资本市场的表现上。而长城到今天仍旧未能上市成功,与它的经营情况是否良好有着密切的关系。尽管今年初有来自多渠道的消息称,中粮长城在总经理李士祎的率领下取得了不错的业绩,前锋甚至逼近老对手张裕,但缺乏全面而详细的数据支撑,仍令业界、媒体与投资者难见经营全貌,这无疑对望眼欲穿,想要染指国产葡萄酒的投资者们产生失望。

  另外一只港股,怡园酒业则在2018年年度报告中显示,实现营收为7255.6万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1%;纯利润为2543.2万元,同比下降25.4%,而在2019年第一季度出现亏损,它的成绩单也并不好看。

  除此之外,在新三板上市的几家葡萄酒企业,例如:新疆伊珠葡萄酒股份有限公司、吐鲁番楼兰酒庄股份有限公司、新疆芳香庄园酒业股份有限公司和宁夏法赛特红酒有限公司等不是出现了收入下滑或者利润下滑的情况,就是一直处在停牌状态。

  是行业萎缩?

  还是厚积薄发?

  国产葡萄酒行业业绩下滑已经成为事实。而究其下滑原因,在不少企业的年报中有所指出:

  一是产品瘦身,聚焦高端化。从宏观全局来看,我国酒行业正在进入新消费时代,多元化、高端化的消费理念以及人性化的消费体验成为越来越多消费者的购买基准。创造更新升级的大单品,走向高端化已经成为国产葡萄酒企业不得不走的必经之路。

  例如:张裕葡萄酒无论是在国产酒还是在进口酒板块,都已经逐步完善大单品的全面升级,产品和渠道更为聚焦;国产葡萄酒三强之一的威龙公司,在2018年强化C18、C10系列有机大单品打造,同时推出了相对高端的澳洲单蔓有机A30、A20系列,应对消费者对有机酒“口感多元化·品牌集中化”的需求。毋庸置疑,砍掉过多的产品,聚焦资源打造大单品,投入新产能都会对当年的利润造成影响。

  二是多产品、多产区发展路线。消费者追求多元化、体验感十足的消费需求迫使企业不得不多方面发展。例如:新疆葡萄酒企业楼兰酒庄在2018年将市场投入集中于古堡系列与深根系列两条产品线;怡园酒庄则布局了宁夏产区,斥资在宁夏建立酒庄,打造双酒庄的战略。开发产品线以及打造酒庄战略都是需要一定资金支撑。

  三是竞争激烈。虽然中国葡萄酒行业进口葡萄酒总量和国产葡萄酒产量都有所下降,但中国葡萄酒市场如同一块刚出炉的“香饽饽”,引得无数企业的争抢,除了国产企业本身之间不成熟的价格战,进口关税下行导受到致进口葡萄酒的强烈冲击,竞争十分激烈。

  四是行业环境影响。2018年国内葡萄酒行业受国内经济增速下滑,消费市场低迷,中国葡萄酒产业仍处于产品结构调整期。张裕、中粮长城等企业大幅度削减产品,打造大单品,开拓新渠道。但在2012、2013年中国葡萄酒市场陷入低迷时,大批经销商因为货物囤积无法出售,而企业又忽视渠道造成厂商关系受挫,如今葡萄酒企业想要开发渠道,重新赢回经销商的信赖恐怕有一定难度。

  五是企业内部原因。有的企业受到人员调动影响,有的企业则是原料和包装材料价格上涨、制造费用和人力成本增加利润便下降了。

  若从长期来看,中国葡萄酒发展空间是巨大的。未来随着国产葡萄酒不断深入调整改革,产品品质提升、消费市场成熟、消费认知转变,国产葡萄酒将会迎来自己的一片天下。

  但就目前来看,我们必须承认国产葡萄酒行业已深陷调整期多年,除了对产品梳理、经营管理的改革任重道远外,国产葡萄酒整个行业之间的黏性太弱,竞争激烈,又不断受到进口葡萄酒的强烈冲击,何时能够脱离调整期,进入到上升期谁也不敢保证。而根据今年上半年产量和张裕、怡园酒庄2019年第一季度报告显示来说,我们有理由推断,虽然整个中国葡萄酒市场不会一直走下坡路,不过就2019年来讲,国产葡萄酒仍会处于结构调整期。

http://www.whgcjx.com/bdsATB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