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假宣传 难以追责 监管乏力——家教行业乱象调查


d220face7fd74056b5fe73bbff1fe395

在夏天,辅导业务更受欢迎。有些院校甚至为金牌导师发放了“高价”学费1小时500元。

然而,对“新华观点”记者的调查发现,导师简历的朗诵是业内公开的秘密。高价的父母很可能是由导师错误“打包”的老师;导师行业缺乏准入和专业标准,相关部门监管薄弱,发生事故时难以追究责任。有关部门要推进行业标准的制定,加强对导师市场的监督,促进导师产业的规范化发展。

虚假宣传、简历注水成业内公开秘密

最近,来自上海的张先生通过辅导网络将一名12岁的女儿送到了家教,但女儿的成绩越来越差。经过监测,她发现导师经常说些可怕的事情。父母很快联系了导师,但另一方拉了微信黑色,手机被取消了。导师网站上的信息显示该男子是“留学研究生”,而上海外国语大学则回答该男子不是学校的学生。

一位家长告诉记者,他聘请了一名家庭教师,据称他是一名初中教师。后来,一位熟悉的人告诉他,他没有老师。

记者的调查发现,该家庭的一些辅导机构没有严格审查推荐教师的身份甚至信息欺诈。在加入的过程中,记者咨询了某一教育网络的相关负责人。导师网络的宣传页面显示,通过平台精心挑选和培训了一对一的导师,并与平台签订了合作协议。但是,该机构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导师在网络上发布信息,只需要填写姓名,不需要上传,查看身份证,教师资格证书,学生证等信息。

记者走访了北京的一些导师,发现中介一般都非常重视老师的简历。 “因为父母关心老师的简历,”一角网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当你经历这个行业时,你可以自己写,写更多,如何丰富如何。”记者提问时,您是否需要提供过去经验的相关证据?工作人员表示不需要。

我们现有的教师有一些偏差,我们也会改变教师的简历。

“教学组织也要求我编写简历,只要它们能引起家长的注意并得到他们的认可。”李莉,一位有丰富教学经验的导师说,“他们让我填写分数我曾经给过学生。这是非常夸张的。我真的不能谈论自己的良心,而且我不想让自己撒谎。“后来,李莉拒绝了这个平台的平台。

行业无标准,难以追责,监管乏力

近年来,国家大力整顿校外培训机构,但导师市场已成为一个灰色地带,长期处于自发状态,没有标准,缺乏监督。

一家知名培训机构的负责人承认,一对一教学是“私人订购”,并要求教师根据自己的能力教学生。与大班教学相比,这种个性化教学实际上对教师的要求更高。但是什么样的人可以做一对一的教学呢?目前没有相关的准入标准和专业水平评估标准。大多数中介机构只追求业务量,而不是服务质量。

辅导行业拥有强大的流动性和复杂的人员地位;在发生“教学事故”的情况下,中介机构经常会想方设法明确自己的责任。 “只要导师支付代理费,他就可以介绍他过去与父母交谈。如果出现问题,那就是父母和老师之间的关系.没有协议,而且没有任何关系和我们。”中介负责人说。

业内专家认为,缺乏对中介和导师的监督是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参与补习市场的监管部门包括市场监管,教育,税务等,但市场监管,税务等部门一般只能规范中介公司是否符合规定,是否按照税收征税。法规,并不监督具体的教学行为;大多数教育部门还监督公立学校教师的兼职辅导行为,缺乏对其他地位导师的监督手段。

广东省教育厅负责人承认,即使是公立教师的兼职辅导行为也很难监督,因为有些教师有较高的社会评价,口口相传,直接被家长“邀请”。 “我希望”,很少有人抱怨;即使有人抱怨,也存在获取证据的问题。

需多管齐下,让家教行业规范发展

中山大学中国公共管理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王杰认为,教师不仅要解决问题,还要有一定的心理知识,帮助学生提高学习动机,自信心和压力。导师行业必须具有一定的门槛和访问机制。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国际教育创新研究室主任苏红建议,为了促进导师市场的规范化发展,教育部门和相关行业协会可以制定行业标准,鼓励从业人员采取行业标准。教师资格考试并取得相应证书。学院和大学还可以通过继续教育和在线教育等多种形式为社会提供专业培训,并为受过培训的从业人员提供相关证书,以提高从业人员的素质。

在监管层面,王杰表示,辅导服务非常隐蔽。一旦发生诸如口头暴力或性骚扰等恶性事件,对儿童的身心伤害往往更为严重。他建议有关部门要严格监督相关中介平台,定期检查和督促中介机构核实导师身份,向有关部门登记,备案,并在监督中纳入辅导行为。

关于导师市场的反假冒混乱,王杰认为,主管部门可以建立中介和导师的黑名单,并定期向公众发布,对欺诈机构和不值得信赖的员工进行处罚。

山西法制新闻

卞爱英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