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他是叱诧风云的顶尖强者,在她面前,流露出纯真亲切的一面


fe9a00007ad01001a2b9

看着苏玉茹的手靠在他的腰上,宁天的敌人突然放开了她的身体,鞠了一躬,略微向后倾斜,并利用灵巧的方法走向极端,神奇地转动手中的枪。过来。

与此同时,失去了重心平衡的苏玉茹惊呆了,大喊大叫。当他准备冲向地板时,一只手臂猛扑过去,把她拉到腰间。

“枪在我手里。现在,它不应该听话吗?”宁天狡猾地对着美女抱着微笑,他的手转动手枪就好像在玩玩具一样。

看到这一点,苏宇非常生气,以至于无助,但他忍不住认为这个小偷的技巧如此敏捷!

“嘿,这不是天生的敌人吗?手中的雨枪怎么样?是不是.你在玩角色扮演游戏吗?”就在这时,起居室里传来一阵惊叹。

就在这时,苏玉若看上去就像是一双双手,宁天不仅拉着她的腰,而且还用手枪打了起来。它好像在玩游戏。很明显,两者之间的关系非同寻常。

听到起居室的声音,苏宇挣扎着挣扎着。他从宁天的敌人的手臂中跳了出来,向他喊道。他怨恨地怒视着他:“大胆的小偷,你敢于攻击警察并抓住我。武器,罪恶等等,现在不仅仅是私人入室盗窃!”

宁天的敌人懒洋洋地笑道:“不要这么说,枪仍然适合你。将来不要指着我的枪。毕竟,我是一个男人,天生就拿着枪。“

苏玉茹无法理解他的话语的含义。他忍不住感到羞耻,但他感到震惊。他忍不住看着那个看起来不吸引人的人,他的身体略显瘦弱。他说:“我只是跟着他和他对抗,显然觉得他的身体感到寒冷。他是谁?”

毫无头绪的她,不再多想,把目光落到了客厅里出现的女人身上。

眼前的女人,站在那里,亭亭玉立,身段优美,五官精致仿佛精雕玉琢般,肤色白里透红,一双美眸带着天然的媚态,一头漆黑如墨的秀发,穿着一身黑裙白衬衣的职业套装,充满了御姐气质,双腿修长,散发着醉人的光泽,仿佛有一股魔力,足以魅惑这世间所有的男性。

“顾姐姐,真的是你吗?多年不见,我想死你了!”

在苏雨柔无比诧异的目光中,宁天敌大步流星的走过去,跟顾韵笙来了一个亲密无比的深拥,不止如此,他竟然还在顾韵笙的脸颊上,狠狠地亲了一口!

顾韵笙猝不及防,绝美的脸蛋一下子就红透了,赶紧伸出手来擦干了脸颊上的口水,并没有任何的愠怒,反倒是满目怜爱疼惜之色的望着宁天敌,柔笑道: “天敌,你可算回来了,哼,你这臭小子,这么大的人了,还跟小时候一样,羞也不羞?”

“顾姐姐,你可别怨我,这么多年没见了,除了爷爷,我最想念的人就是你,不好意思唐突了,亲了顾姐姐你一口,可别生我的气呀!”宁天敌笑嘻嘻的摸了摸脑袋,哪里还有半分死神的冷酷肃杀,全然是一副顽童的模样。

也只有在顾韵笙面前,在那个世界里叱咤风云,令无数敌人闻风丧胆的顶尖强者,才会流露出纯真亲切的一面。

其实,宁天从爷爷那里继承的,不只是这套老房子,眼前这位窈窕美人,是宁家的女仆,从小在宁天敌身边长大,比他大三岁而已,小时候宁天敌跟爷爷在这里住着,是她照顾着宁天敌的生活起居,两人的感情十分要好,虽然是主仆关系,却情同姐弟。

XX“顾姐越来越漂亮。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是一个美丽的人。当我长大后,我更加美味。嘿,我想不起我的妹妹穿着职业套装。这真是太迷人了我不知道你上班的公司。男同事看到了你。仍然没有思想工作。“

宁天的敌人的眼睛根本没有躲闪。他们非常认真地看着顾云怡,并发出一声叹息和赞美。

“削减,你这个小家伙,光滑的舌头的问题,你怎么能改变?”顾云逸伸出细长的右手食指,轻轻敲打着宁天地敌人的头部,激怒了,此时,旁边的苏玉茹已经疯了!

“云小姐,你让我困惑,这个家伙是谁,我们怎么会在这里?”

苏瑜是如此的快速和疯狂。

在没有等待顾云开场的情况下,宁天的敌人假装是一种委屈,指着苏瑜的柔道:“顾姐,看着她,说这是警察,你要开枪打我,吓唬我,我们为什么?会不会有这样一个我从未认识的女人?当我洗澡时,她实际上叫我举手。难道不是我的尝试吗?“

“你有没有尝试过?看看我是不是打败了你!”

苏雨的柔软的花枝颤抖着,拳头紧握,但不再叫宁天地是一个小偷,因为她不傻,从古云一和他的对话中,很明显这小子绝对不是小偷。

“你好,不要乱来,你是一名警察,你的身上有一把枪,不要犯错,让我解释一下,这是宁的天敌,我提到了你,他就是老人的孙子,这个房子的负责人就是他。换句话说,他就是你的房东。“

顾云逸很快解释说,害怕脾气暴躁的苏玉茹做错了什么。

房东?

神!

有一会儿,苏玉茹觉得天已经崩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