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评论:积极推动市场化债转股“增量扩面”


?

证券时报

积极推动以市场为基础的债转股“增量扩张”

杨梦珠

早在5月2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总理强调,“实施以市场为导向的债转股合法化是支持市场前景缓解债务压力,促进稳增长的企业的重要举措。并防止风险。“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和银监会四个部门正式发布了《2019年降低企业杠杆率工作要点》,明确推动了以市场为导向的债转股。解决企业债务压力和降低企业杠杆率,债转股是备受期待的。

解决公司债务压力和降低公司杠杆需要债转股,因为两者都属于问题的两个方面,最终目标是防范风险和稳定增长。

根据《中国经济景气月报》,自2018年以来,工业企业应收账款增长迅速,2018年1月至11月增长10.3%,比2017年全年增加1.8个百分点。企业应收账款快速增长帮助加速了企业杠杆的加速。中国社会科学院于5月28日发布《中国杠杆率报告》,显示今年第一季度,宏观杠杆比率升至248.83%,创历史新高。其中,非金融企业的杠杆率上升至156.88%,比2018年末高3.33个百分点。

从结构上看,中小企业(主要是民营企业)的两个指标的增长率明显高于大企业。通过对《中国经济景气月报》和《中国统计年鉴》的比较分析,发现中小企业应收账款的增加已连续三年超过大企业应收账款的增幅。同样,中小企业的杠杆率也明显高于大企业。

从资产负债表的角度来看,所谓的债转股是将债务人的债务项目(如“应付账款”)转换为所有者权益项目(如“实收资本”),相应地,债务人相应的债权人的流动资产项目(如“应收账款”)转换为长期资产项目(如“长期投资”)。债务与股权交换的神奇魅力隐藏在这个简单的原则中。

事实上,在20世纪90年代初,中国的金融体系启动了小规模的债转股业务。主要参与者集中在五大银行的金融资产投资公司(AIC)和四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AMC)。它主要包括收购银行的债权人对企业的权利,以及重组,转让和处置未实现的债转股。

到目前为止,实际实施的债转股规模一直很小,而且主要局限于金融体系。这是一场面向全社会的大规模市场化债转股,特别是私营中小企业的债转股。股票还没有真正开始。为了尽快摆脱“小规模,窄面”的困境,必须积极推动市场中各类实体以独立或联合的方式建立相应的债转股,并以有序有序的方式参与市场化的债转股,争取“增量”。扩张有一个突破。

众所周知,市场导向的债转股,尤其是私募中小企业的市场化债转股,无论是在市场风险还是操作难度方面,均远大于市场风险和操作难度。金融体系的债转股。 件成熟后,我们将逐步增加社会面孔的数量。

实际上,大约一半的私营小中小企业生活在以核心大企业为主导的供应链生态中。在正常情况下,“供应链”维持的上下游企业之间的信用关系仍然非常稳固,但一旦对未来经济增长没有乐观预期,核心企业可能会迫使其下游私营中小企业 - 件,这将导致私营中小企业获得部分资金。被迫在应收账款上“沉淀”。

债转股的实施实际上将私营中小企业与核心企业之间的债权人 - 债务人关系转变为股权关系。这种身份的“替代”是缓解供应链生态债务的压力,降低杠杆率,优化资本。结构,加强“供应链”,增强民营企业的声音和控制,建立以资金为纽带,产业链为核心的产业集群式供应链生态系统将产生深远的影响。

此外,对于不适合债转股的民营中小微企业,他们还可以充分利用供应链生态信贷资源,实施应收账款质押融资,并转变“死资金”, “在应收账款中存入”活金。“在美国,约95%的中小企业采用这种融资方式,融资金额约占商业贷款总额的四分之一。

遗憾的是,由于中国的社会信用体系尚未完善,因此推广和应用难度和缓慢,一直未能摆脱“银行+企业”单一模式的困境。在此模型中,基于对应收账款质押融资回收安全性的考虑,为确保应收账款的清算价值不低于贷款额,银行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加上复杂的程序和成本。高,特别是缺乏风险补偿机制,银行无法“放心”贷款,融资供应不可避免。

为了解决应收账款抵押融资供应不足的问题,关键是要为银行系统安装“安全阀”。建立以“政府+保险”为核心的应收账款质押融资风险补偿机制,彻底解决银行体系“救济放心”贷款问题。在此模式下,保险机构以商业方式(收取保费)为供应链生态下游企业提供一定比例的质押融资和信用增级服务,银行限制保险机构提供的应收账款金额。企业提供融资服务,融资回收风险由保险机构全额承担。如果保险机构存在经营亏损(应收账款的质押融资部分),则损失部分由政府预先设立的风险补偿资金池进行补偿。如果有利润,则利润部分由保险机构根据预先商定的比率注入。资金池用于营业额。

(作者是民主湖南省财政金融委员会委员;广州大学大数据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员)

主编:郭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