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终点的列车》:文学的“向内”与“务虚”


?

北京,北京,8月17日(记者高凯)“不是'异化的人'不是'被动的人',也就是'人'自己可以得到更多的关注,无论社会如何发展,人们都关注周围环境。应记录对世界的适应过程。“这一创作的初衷决定了李飞雄完全不同的作品《没有终点的列车》。

《没有终点的列车》就现在而言,在这样一个大时代,中国社会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前进,其中的人们也在经历着速度,喜悦和困惑带来的悲欢离合,一切都在快速推进,真正的认知和身体味道几乎变得奢侈?在《没有终点的列车》中,李飞雄正试图进行“内向”和“反应”的审查和思考。

李飞雄直截了当地说《没有终点的列车》是“内向的”,这个“内在”指的是内在和内在的精神生活。小说中的主角是“退却”,是一个追求自我的人。

这项工作围绕着三个爱情故事:一见钟情,校园里的爱情和诗意的爱情。每种感觉都在人物形象的塑造中起着重要作用。

李飞雄说,他的初衷是希望在当前的环境中,不是“异化的人”,也不是“被动的人”,也就是说,“人”本身可以得到更多的关注,无论社会如何发展,人们都是面对周围的环境。应该记录适应世界的过程,他希望成为这样一个记录者,不仅要实现自己的文学情节,还要引导更多的人关注社会的讨论和对人性的探索。

文学评论家李明权认为,《没有终点的列车》显示了作者对生活方向和价值观的思考。三阶段的爱情故事是一个线索结构,这使得这部小说的阅读体验非常独特。它通过年轻人的情感生活展示了年轻人在现实生活中的尴尬和挣扎。这些都为今天的年轻人提供了很好的参考。

《没有终点的列车》努力通过小人的命运来展示伟大时代的变化。工作中的七个年轻人在北京的家园和梦想之地找到了自己的家园。他们在过去和未来都在寻找自己。他们充满了热情,但他们非常困惑。

《没有终点的列车》的独特之处在于它深深触动了年轻人心灵的深处,生动地描述了其微妙而复杂的感受,这种描写的关怀意义值得关注和珍惜。 (完)